食谱网,原创,坐垫,分类信息,台北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奥迪女撞快递员,“快递员性侵女客户案”今开庭,被害人放弃全部赔偿只求重判,你怎么看? <#21---->

时间:

12月4日讯,9月14日,温州发生一起快递员性侵女客户事件。该快递员趁上门取件欲性侵女生小柔(化名),并进行长达40分钟施暴行为,还在走时说“我喜欢你,会对你负责的”。被警方逮捕后,犯罪嫌疑人承认自己强奸未遂,随后被以涉嫌强奸罪批捕。9月26日,受害女生小柔被确诊为重度抑郁,并曾试图跳楼轻生。12月4日,该案在鹿城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,开庭前小柔提出放弃全部民事赔偿,只求法庭重判被告人张某兵。面对这种情况,被告人最高会被判以多少年?

对于这件事,赔偿能起多大的作用呢?严惩自然是应该的,快递员能干出这样的事儿,那还有什么安全可言?快递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必须,每天都会有快递上门儿,如果这次事件不严惩。

那些不怀好意的人,完全可以冒充快递员,以送快递名义轻松地敲开房门,对女性实施侵害,那几乎是防不胜防,不能不接快递吧,谁又能想到,快递员是这样的呢?

这样,女性的安全就一点保障都没有了,如果不开门怎么取快递呢?可能会有些女性让他们放在门外,但大多数人防范意识还不是很强,都会直接给他们开门,再说有些快递要当面验货的,不开门也是不可能的。

所以说,对于这次事件的犯罪嫌疑人,一定要严惩,起到“杀一儆百”的作用,如果赔了钱就能减轻罪行,那他们还会任意妄为,有钱,他们就可以这么做。

所以我的看法就是,一定要严惩,绝不能因为赔偿而减轻他们的罪行。(此文原创,图片源自网络)

在刑事(交通肇事罪除外)案件中,按现行的刑事司法,被害人能获得的赔偿途径有二:一是刑事附带民民事赔偿,另外一种就是“卖”一张“谅解书”给被告。

第一种途径:刑事附带民事。这种赔偿,一般很少,只赔直接物质损失,如医药费、丧葬费等。间接物质损失如残疾赔偿金、死亡赔偿金等,不赔。精神损害也不赔。像本案,基本没有直接的物质损失,也就基本拿不到赔偿。精神损失没得赔偿。重度抑郁的问题,由于还没有产生医药费,所以也没得赔。

第二种途径:“卖”一张谅解书给被告。根据法律规定,被害人谅解被告的,被告可以被从轻发落。一般情况,想要被害人了谅解你,得花足够多的钱。本案,无论是什么原因,总之被害人拒绝谅解被告。所以,被告无法因此获得轻判。

案件本身没有什么好讨论的,值得各位关注的是,刑事附带民事规定以及是否赔偿作为量刑参考是否合理的问题,这也是老生常谈了。本人觉得不合理。本人觉得,刑事和民事应该分开,各是各的,各走各的程序,互不干扰。不能因为被告坐牢了就可以少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