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谱网,原创,坐垫,分类信息,台北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湖南湖北的分界线,湖南湖北等地的人吃辣椒那么多,难道他们上厕所不难受吗?

时间:

哈哈哈,你这个问题成功把我逗乐了。说到湖南湖北这边人吃辣椒是从小就有练过的好吧。至于你说上厕所难受不难受,我们都已经是过来人了,从小就已经体会过了。

所以对于那些偶尔吃个一次两次辣椒的人,上厕所的经历,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能体会啊。再怎么想说的是你们上厕所的经历在我们小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体验过了,经历过了,所以现在练成了百毒不侵的抗体。对于偶尔吃辣椒的朋友,其实他们的内心是拒绝的。可作为我们从小就吃辣椒,无辣椒不欢的湖南人,湖北人来说,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。

辣椒两头辣,这是江西人对嗜好吃辣椒的人,也包括我一辈子的吃辣喝辣的合理的定论,进嘴辣得气呼汗流,出祭又霸到茅坑不得起来,进口爽,出口就不怎么疼快,时间蹲久了,两脚还有点麻。

″短命鬼,快点子起来,老子要上班,霸到茅坑咯吆久,我都急死了!"这是我巷子里邻居胡叔叔,提着裤子,对我吼叫。

那是五十年代,家家都是棚木板壁老屋,都是挑担自来水吃,一早,茅坑生意十分跑火,解手排放都要排队,人们要方便,都为赶急上公共侧所。平日那家有客有友来访,先带去解决下身体里内部消化系统大问题,上茅坑是家访头等大事 ,也是第一站。

江西是红土地,江南冬寒气润,深秋一过天气湿冷,自古辣椒为驱寒发热南方人必备,家家都晒有干辣椒。

江西三红三黄为全国盛名,三红:红米饭,红心薯,红辣椒。三黄:南瓜,黄瓜,黄米粿。其还有一黄,辣椒中的大哥大,全国独有,秋收起义发源地万载县的尖嘴黄椒辣,那家伙,长得象一粒手抡孑弹一样,表面黄里带绿,又带点谈红。

记得在那1976年11月初我到万载县黄茅公社乡下,搞科学种田,土壤化学成份测量,吃住在老俵家,轮流吃饭,如一攴吃上二三只黄椒辣,早起去茅坑方便,蹲下没有近半个小时,难以起身,系上裤带。

现在我年纪大了,辣椒也少吃许多,加上有胃病,所炒莱时辣椒少放点,但一上酒店吃饭,辣椒炒肉,荷包辣椒,醇醇家乡味,也就是吃辣椒,一时兴起,什么注意,少吃,也就忘得一干脑尽了。嘿,江西老崽子,人強人辣,改不了。